实验室黄志华教授课题组在缺血性脑卒中中取得新进展

作者: 时间:2021-03-15 点击数:

脑卒中是全世界高发病率、高死亡率和高致残率的疾病,可分为缺血性脑卒中和出血性脑卒中,其中缺血性脑卒中占87%。目前,临床上针对缺血性脑卒中的治疗药物仍然匮乏。因此,寻找及研究脑缺血再灌注损伤保护药物,仍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。脑缺血再灌注损伤发病机制十分复杂,包括多个环节,涉及氧化应激、氨基酸毒性、内源性物质释放、炎症和细胞凋亡等多种病理过程。其中,炎症反应是诱发脑缺血后神经元的死亡和梗死灶扩大的主要原因。小胶质细胞是中枢神经系统的驻留免疫细胞;急性脑缺血发生后,小胶质细胞可被迅速激活并极化为经典活化的促炎表型(M1型)和替代活化的抑炎表型(M2型)。M1型小胶质细胞产生大量炎症因子,加剧炎症反应,从而损伤脑组织;M2型小胶质细胞释放促多种生长因子和神经营养因子,减轻炎症反应,促进神经再生及脑组织修复。

“胆碱能抗炎通路”(cholinergic anti-inflammatory pathway, CAP),指的是神经系统通过迷走神经及其递质乙酰胆碱(acetylcholine, ACh)快速、显著抑制炎性因子释放,减轻全身性炎症反应。α7尼古丁乙酰胆碱受体(α7 nicotinic acetylcholine receptor,α7nAChR)是通路中的关键受体,可抑制转录因子NF-κB信号通路的活性,后者参与了小胶质细胞M1/M2型的极化。

图1 GSS抑制tMCAO大鼠脑损伤的分子机制示意图

实验室黄志华教授课题组最新研究发现,GSS通过上调α7nAChR,抑制NF-κB信号通路,减少小胶质细胞M1去极化,抑制脑缺血现灌注损伤诱导的神经炎症,从而保护缺血性卒中的脑损伤。该研究结果揭示了GSS治疗缺血性卒中的潜在分子机制,为GSS应用于治疗缺血性脑中风提供了实验基础。

图2 GSS通过α7nAChR抑制tMCAO诱导的大鼠脑组织小胶质细胞M1极化和NF-κB信号的激活。

图3 GSS通过α7nAChR抑制LPS诱导的BV2细胞M1极化和NF-κB信号的激活。

本研究获得国家自然基金等项目资助,研究论文“Genistein-3'-sodium sulfonate Attenuates Neuroinflammation in Stroke Rats by Down-Regulating Microglial M1 Polarization throughα7nAChR-NF-κB Signaling Pathway”发表在国际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logical Sciences(SCI影响因子:6.582)。

论文链接:https://pubmed.ncbi.nlm.nih.gov/33867831/